丝瓜app免费下载观看污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岳重问过金十五,通天草虽然珍贵,但还是有得卖的。只是价格比较高而已,一株通天草的价格大概在十万白天石左右,对于一般人来说压根就承受不起。

但是岳重有四百五十万天石,十万一棵还是消费得起的。

“好了,其他的我就不说了,选拔赛现在就开始吧,祝大家取的好名字。”岳重说完便是下了擂台。

岳重下去之后,场面顿时更加火爆起来,所有人都叫喊起来。尤其是那些参加选拔赛的地级高手,每一个人都脸色潮红,他们心里不断的对自己喊着:一定要拿到前十,一定要拿到前十。

因为只有拿到前十,才有机会进入警卫部,进入了警卫部才能成为天级。

本来几乎没人对警卫部敢兴趣,但是岳重短短几句话,就完全改变了这个状况。五百个参赛的地级高手,如今恐怕是没有一个不想加入警卫部的。

“真是厉害啊。”金十五感叹起来,金十五发现,岳重的人格魅力实在太强悍了,而且这个家伙的演讲本事也极为超群。强大的个人魅力加上出色的演讲能力,这是一个上位者所必须拥有的东西。

“老金,这里就先交给了,我还有点事情要办。”岳重跑到后台之后,拍了拍金十五的肩膀说道。

“好,不傍晚之前得回来,那个时候比赛应该进行得差不多了。还要对前十名进行考核,可不要忘记了。”金十五说道。

岳重应了一声,然后便是直接跑了。

他其实也想亲眼看看整个挑战赛,但是就在刚刚,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个身影出现的很突兀,气息也隐藏的非常好,要不是岳重在域上面有突破的话,还真发现不了。

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

通过对方的气息以及身形的判断,岳重立即知道了这人的身份。

可不就是天州酒楼的美女老板柳湘语么。

这个女人似乎是在监视自己,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。岳重可不想玩躲猫猫,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比较好,他不喜欢猜来猜去。

岳重在人群之中穿插,很快就离开了擂台区域,走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。

而柳湘语的气息依旧不远不近的掉在后面,她的气息非常微弱,就算是天级巅峰都不可能发现任何的端倪。

岳重在偏僻街道中停了下来,然后缓缓转身,朝着空气极为戏虐的说道:“怎么了湘语,我的吸引力就这么强?能让跟我一整天?”

街道中没有任何动静,柳湘语并没有出现。

“好了,东南方向两百米拐角处,出来吧,跟踪技术这么差,还学人家跟踪,真是的。”岳重翻了翻眼皮说道。

岳重的话说完后三秒,一个靓丽的身影便是从拐角的地方走了出来。

确实是柳湘语。

“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?”柳湘语眯着眼睛,一边朝着岳重走来,一边问道。

“我之前就说了啊,我是破碎高手,当然能够发现的气息啊。虽然隐藏的很好,但是对我们这种实力强悍的破碎高手来说,那都是渣渣!啊哈哈哈!”岳重大笑起来。

“……”柳湘语有些无语,之前一次问岳重,这个家伙也说自己是破碎高手。

“要是破碎高手,我就当着的面把衣服都给脱了。”柳湘语甩了岳重一个白眼,对于岳重自称破碎高手,她是非常不屑的。

“说真的?”岳重眼睛猛的一亮。

“什么真的?”

“就是如果我是破碎高手,就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光,是不是真的?”岳重问道。

看到岳重眼中的神色,柳湘语微微一愣,这个家伙什么意思?难道他真的是破碎不成?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问是不是真的?

柳湘语有点犹豫,她是实在搞不明白岳重这个家伙。

“是!要是破碎高手,我就脱!”终于,柳湘语咬了咬牙说道。

“哈哈哈,好,那我就让看看!来吧,杀域!”岳重大喊一声,整个人微微下蹲。

什么?

柳湘语整个人都是有些僵硬,杀域?难道岳重真的是破碎?只有破碎高手才能够掌握域啊。

一秒、两秒、十秒……

岳重半蹲着身体,最后什么都没有蹲出来。

“算了,今天状态不好,改日再给看我的杀域。”岳重扁了扁嘴说道。

“呵……”柳湘语听到岳重的话,顿时自嘲了一声,自己刚刚还真被岳重给吓住了,真以为他是破碎高手了。

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嘛,二十几岁要是能够达到破碎,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天理了。

“对了,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岳重可不会在在乎柳湘语的冷笑,他只想知道柳湘语的目的。虽然一个美丽少妇跟着自己的感觉很爽,但是岳重更怕美丽少妇会在暗地里给自己一刀,毕竟人心隔肚皮,最毒妇人心嘛。

“就像城主大人您说的,我是仰慕您啊。”柳湘语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我这个人,不是很喜欢别人跟我绕来绕去。”岳重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,然后猛的向前突进二十米,身体停在柳湘语的面前,双眼直直的盯着柳湘语。

柳湘语被岳重的眼神看得有些浑身发毛,不过最后她还是说道:“城主大人,看得人家心都要跳出来了。我真的是仰慕您来,您可不要乱猜奴家的一颗真心。”

说着柳湘语还伸出手手摸向了自己的“真心”,那看起来有些巨大的“真心”被柳湘语捏得来回变形,看起来还真是一颗柔软的“真心”啊。

岳重眼神突然一冷,右手探出,一把扣住了柳湘语的脖子。

柳湘语的脖子有些凉凉的,皮肤非常的细腻,摸着极其的爽滑。

不过岳重现在可没有心思去享受柳湘语的皮肤,他的手不断用力,五指捏着柳湘语的脖子,越来越紧。

柳湘语眼中终于出现了慌乱,她的双手握住岳重的手臂。

“要是再挣扎,我就直接捏断的脖子。我岳重说到做到,不要企图去尝试,因为需要以生命为代价。”岳重冰冷的声音传到柳湘语的耳朵里。

柳湘语浑身一震,放弃了抵抗。

“很好,现在,可以说说的目的了。”岳重嘴角微微撩起,人嘛,总归是会怕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