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下载个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众人纷纷往所谓的祭坛之地走去,穿过了一片陵墓所在,面前是一片平地。

只是在平地之上有一块巨石,巨石上刻满了符文,上面留下了一扇大门。

“竟然重宝埋葬于此多年,们就没有想过用武力打开吗?”神宫风谣满脸意动之色。

“帝道神兵都无法撼动分毫。”千鸟绝语出惊人。

一块大石头,连帝道神兵都轰之不动,必是帝道所留无疑了。

神宫风谣想进去,但知道其他人不可能会允许自己这个当世人族唯一走动的尊道入内,派出了两位长老保护玄天沁欢。

如今木暮尘八已死,天照神殿就剩下了一个圣女,自然当做宝贝疙瘩,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。

“宗主境不入内的话,谁来对付叶星河。”索和山冷声道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叶星河此刻咳嗽了起来,冲着众人笑道:“诸位言重了,我叶星河只是一介废人,朝不保夕,哪里是诸多圣子的对手,们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滚!

众人一听差点跳起来,别给我们在这里装蒜,连千鸟绝的鼻子都让小子一拳头给砸没了,这些圣子怕不是会被活生生打哭。

迷失的夜少女朦胧夜景写真

“阿弥陀佛,我看无妨。”药善一脸无所谓的笑意,让众人不禁高看了他一眼。

“药善几斩了?”

“不知,气息缥缈,已不可揣测了。”

诸多雄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这个佛门圣子已经聚合了三相之身,一旦成起四相,将会是必成帝道的身体!

当初的梵天已经验证了这条路是走得通的,他也就差最后一步迈入了帝道,只可惜距离上一位帝道太近了。

如今药善重走梵天之路,而对方又没有成道,从这个角度来看,他若是成了四相明体,本钱甚至可以超过帝道子女!

此刻这番自信之言,更是让众人高看了他一眼。

“叶兄乃是人杰,何必谦虚。”飞仙门圣子李渡仙摇头,道:“如若不介意,我们都在当中联手吧。”

“还是需要有宗主人物跟着,我才放心。”千鸟绝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冲着宫水闻一点,道:“若是叶星河以力压人,隔空镇杀之,取我圣兵去!”

无耻!

张缘道几人心头怒骂。

“是!”

宫水闻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一把赤红色圣道之剑,让诸多雄主眼神微微一缩,道:“千兄,到了之中各凭运气,这圣道之兵不会用在我等后人身上吧。”

“我等皆是盟友,怎会如此?”千鸟绝摇头而笑,道:“诸位放心,他只为叶星河而去。”

“极好,极好!”飞仙门主大笑。

“吗的,这怎么办?”多宝道人骂了一句。

“身上没带东西?”叶星河有些不信的看着他。

“我担心被人抢了,没带那么多。”多宝道人摇头晃脑。

“不管了,进去再说。”叶星河看着面前的祭坛之门,心扑通通直跳着。

直觉告诉他,机缘便在当中!

“战令可以交给,但是为了防止反悔。”

清灵扬起手来,凝成一把玉色长剑,悬于空中,对千鸟绝道:“还请都主来我剑下,如若反悔,定斩不饶!”

众人咽了一口口水,这道女还真不是一般的霸道。

千鸟绝眼中烧起一抹怒意,道:“道之女这是看不起我吗?”

“以我的身份,也不算辱没了。”

清灵一挥手,头上冠冕再现,身上淡金色道袍流转而下,让人莫敢直视。

千鸟绝无奈而又愤怒,走到了她的剑下,将战令接了过来,同时取出了另外两块。

“看来姐姐确实为所杀,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希望来日有正道人士为姐姐报此深仇大恨!”冰无心高声说道,吗美目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叶星河。

“会的。”叶星河如是点头,让千鸟绝眼中杀意狂涌。

“三令合一!”

他将三块令牌合为一体,那三块令牌化作了阵图一般腾于空中,沉浮不止。

随即,三道不同的恐怖波动从令牌之中舒醒过来,让众人心惊肉跳。

“是帝道遗留舒醒了吗?”

威压弥漫,盖在众人头顶,人们膝盖发软,不禁跪了下去,顶礼膜拜。

轰!

终于,一只雪白的手飞了出来,冲着大门轰的一声拍了过去。

咔!

石门颤抖,渐渐裂开。

轰!

第二只手出现,紧随其后,也轰击在了石门之上。

轰!

三手齐现,石门终于大开,整个地底都震动了起来,宛如地震一般,恐怖的能量从中汹涌而出,带着荒古的气息。

“进!”叶星河大喝一声,带着几人当先冲了进去。

“快跟上!”

其他众人纷纷脸色一变,如风一般往里面冲了进去。

轰隆隆!

巨大的响声传出,叶星河等人进入当中之后,整个地表竟然开始抬升托举而起,一片浩大世界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外面是石壁为梁柱,中央是蓝色的结界,面前祭坛世界,竟然像是星河一般璀璨,当中一切,皆入人眼中。

“帝道遗留果然不凡!”众人皆叹息起来,纷纷往后退去,担心里面有什么波动会波及众人。

轰!

就在这时候,几个光字渐渐在空中浮现而出。

铁画银钩之间,蕴含着一股蔑视天下的气魄。

“圣道不可入!”

“是帝道留下来的,担心被圣道插手,难道就是特意为后辈准备的传承之地?”

众人轰动了起来,而千鸟绝则是一脸笑意。

既然是祖先留下的传承,好处自然是落到了他儿子身上,怎么着也轮不到其他人吧。

“哎。”其他雄主则是纷纷叹息了一声,心中暗道可惜。

“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清灵带着厉云娇离开,同时招呼了夜独白等人。

“我们在这里等待。”夜独白道。

“多加小心。”清灵微微点头,她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,她是人族帝女,奇族想要杀她的人太多了。

长时间在外暴露身份,不是什么好事。

清灵自千烟都山下而走,见一人靠在山头,面前翻着一个泼盆,忍不住心中一动:“佛主,与我同行吧,去我那边安全一些,我也可以送回大雪山。”

“不,我便在此!”

厉千年摇头,神色坚决,道:“我要在此等待,等魔佛归来,洗刷耻辱!”

清灵看了一眼他面前的饭盆,点头叹气:“那自己多加小心。”

冰无心犹豫了一阵,也离开了,离去之前对姐弟两多番交代,夜独梦眼中有不舍,拉着她的衣服。

“们暂时还是安全的,我留在这里反倒是会波及们。”她看了夜凉几人一眼,感受到了杀意,就此离去。

“待会跟上去。”夜凉对夜雨道。

冰无心同样经过了山头,看着厉千年叹了一口气:“我送去安全地方。”

“不用!”厉千年摇头,依旧是那句话:“我等他归来,洗刷耻辱!”

冰无心离开了,匆匆回去了冰城,她必须守住那,即便姐姐不在了……

祭坛世界像是一片蜗牛形的宇宙,众人走着的通道是围着中心环绕而出的,从蜗牛头部而入,渐渐往尾部走去。

叶星河四人一马当先抢在了最前头,步伐极快。

“气息古老,但似乎过于平凡了。”

叶星河眼中目光闪烁,看着头顶不断流动的星辰。

栩栩如生,像是走入了真正的宇宙之中,和他昔日在电影之中看到的十分相像。

“们走那么快做什么!”

一声大喝,宫水闻直接拔出了赤炎圣剑走来,让叶星河几人眉头皱起。

“叶星河!”

宫水闻直接将剑放在了他的脖子,道:“想要试试的肉身和圣剑那个更加结实吗?”

“吗的,这群人真是狂!”多宝道人骂了一声。

后方的众多秘境之人笑了起来,站在前方的诸多圣子表情宁静,罗德斯道:“叶星河,要开路可以,但不要想着独吞,慢慢走着吧。”

叶星河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剑,道:“想怎样?”

“杀了我兄长,问我要怎样!?”宫水闻心中有怒意,道:“给我放客气一些,不然我直接一剑劈了,即便女圣赶来,也只能给收尸!”

女圣毕竟没死,威严还在,宫水闻担心自己动用圣剑杀了叶星河会触怒了那恐怖的女人,终究没有下手,但威胁道:“给我们开路,危险拦着,有宝靠边站!”

“我看他怎么在里面十斩。”外面看着的千鸟绝一脸痛快之色。、

“还好防了他一手。”飞仙门主也笑了,随即道:“只是这祭坛看着确实震撼,但里面空荡荡的,未免太过平凡了。”

“有些耐心,慢慢看。”神宫风谣道。

“走!”

宫水闻将剑架在叶星河脖子上呵斥道。

“把的剑收回去,我们会走路!”风听雪怒道。

“大小姐,我不想得罪们神风岛,但是我做事,最好也别插嘴。”宫水闻神情冷漠,圣剑贴紧了一些,示威性的看着叶星河,道:“叶星河,听不懂人话了吗?”

“别别别!”多宝道人暗暗骂了一声,但表面上还是一脸笑意,抓住了剑尖道:“我们走我们走;把剑拿远一些,圣剑威力大,要是不小心把叶星河的脑袋砍了下来,女圣面前们怕也不好交代。”

“少拿她来吓唬我。”宫水闻哼了一声。

千峰寒走了过来,脸色阴沉道:“收回剑,让他听话就行了,实在不行砍下一两条胳膊也是可以的。”

张缘道眼中满是怒意,但看着身后众人都是一脸冷嘲之色,只能将话吞回肚子里。

不但是圣剑,如果真的动起手来,这群人怕是会联手对付自己几人。

“走吧。”叶星河眼中怒意潜伏而下,点了点头往前走去。

“听话多好,可以少吃一些苦头。”宫水闻警告了一声。

“叶兄不要有心里压力。”李渡仙说道。

叶星河没有多说什么,接着往前走去,大概走过了第一个空荡荡的圈子,周围明亮的星辰之中多了一些暗淡的神色,像是有雾气飘荡。

雾气渐渐变得浓郁了起来,一股阴冷的气息波动而出。

“小心一些!”药善提醒道。

千峰寒紧紧跟在叶星河几人伸手,此刻伸手冲着张缘道一拍,道:“三只眼,看看有什么东西。”

张缘道怒火积压胸口,看了一眼叶星河的神色,只能打开武道天眼,窥探而入。

嗤!

天目之光穿透浓雾,隐隐散开,前方的过道之中似乎有一道道人影站在那。

“有人!”众人皆是一惊,纷纷往后退去。

叶星河几人也下意识的往后退去,脖子上却是多了一把炽热的剑:“叶星河,进去看看有什么!”

“情况不明,进去不是送死吗?”风听雪愤怒开口,道:“等到烟雾消散一些,再入不迟。”

“我等不及,让叶星河进去!”千峰寒吩咐道。

“我去!”叶星河点头,步伐一踏出的瞬间,那些浓雾轰的一下波及而出,周围全部黑了下来。

“怎么回事!”众人又吃了一惊。

咔擦!

星辰转入了漆黑之色,那些身影渐渐转了过来,竟然是一个个用泥土捏成的人!

“泥人……怎么会动!”卡拉米一脸惊色。

泥人浑身土黄之色,脸上却是用笔画着鲜艳无比的五官,看着邪气十足。

“叶星河,过去!”

宫水闻呵斥道。

被逼无奈,叶星河只能往前走去,那些泥人却是体贴无比,瞬间冲了上来。

“小心!”千峰寒大喝一声,抽出自己的兵器砍了出去。

叶星河也是瞬间挥动长拳,不断砸了出去。

轰轰轰!

一具具前进的泥人都爆碎开来,化作了漫天的泥土落下,就此消失不见。

“这么容易?”众人都皱起眉头。

这所谓的三帝祭坛,未免太过简单了一些吧?

接着往前走去,四处已经陷入了黑暗之中,光芒没有再度出现,又是一个环绕位置,两侧站满了木人!

“我来吧!”

千峰寒似乎想要过过手瘾,直接提剑就杀了出来。

嗡!

所有木人都动了起来,在原地旋转,将他围困在了当中。

“一剑归烟去!”

千峰寒使出了绝招,却是只能将一具木人击倒,身后一个木人撞了过来。

“噗!”

千峰寒吐血,脸色难看,觉得大丢颜面。

“去救我家少主!”宫水闻命令叶星河。

“自家的少主自己不会去救吗?”张缘道怒道。

铮!

剑光一闪,将他脸上划破了一大块,宫水闻冷声道:“不要多言,否则取人头!”

“我去!”叶星河依旧无法拒绝,踏着步子杀入了木人大阵之中,力撼众多木人,眉头却已皱起。

比起之前的土人,这些木人实力要强大了许多,而且身体坚固,难以破坏。

“混蛋,来这边替我挡着!”千峰寒冲着叶星河怒喝道。

叶星河眼中杀意涌动,但慑于背后圣剑,没有敢动手,走到前方替他挡住了众多木人攻击。

“他倒是一个好沙包。”诸多雄主在外面笑了起来,让夜独白姐弟一阵咬牙切齿。

“我要动用圣剑清理这群东西,小心一些!”宫水闻嘴角突然出现了一抹冷笑,扬起了手中的赤炎圣剑。

“什么!”

风听雪几人神色立马大变,惊道:“不行!”

“让开!”

宫水闻大喝一声,没有停下的意思,直接挥动手中圣剑,圣道威压瞬间弥漫而出,斩向前方。

“我是为了消灭这群强大的木人,即便是女圣看到也会明鉴的!”

他一边解释道。

“好气魄!”飞仙门主鼓掌而赞之。

轰!

叶星河击飞了一个木人,猛然觉得背后出现了一股不可抵抗的气息,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,猛地回头,目呲欲裂。

“们!”

轰然!

赤炎圣剑圣道火焰爆发而出,焚灭一切,还没有落到叶星河身上,便让他的身体开始焦灼生烟,五脏六腑都似乎要被燃烧了起来。

叶星河心头涌起一阵绝望,还没有靠近他已经无力抵抗了。

这死的,当真憋屈!

过河拆桥,用完便杀!

作者缘道君何在说:感谢那些拿了压岁钱,撇弃了盗版来读正版的读者!谢谢们,谢谢!正版光荣,剽窃可耻!